防不胜防!除了“高仿明星”,网络上还有这些坑。

  吴剑锋 颜之宏
 
  屏幕里,“假靳东”“假刘德华”一口一个“姐姐”;屏幕外,中老年女性沦陷其中,纷纷打赏。在各大短视频平台,这荒诞的一幕屡见不鲜。
 
  不仅是假明星号,一些高仿号冒充政府部门,商业机构,专家名人,在网络平台上收割流量,变现套现。记者通过调查发现,这些高仿账号的背后,是一条造号养号卖号的灰色产业链。
 
受访专家建议,打击高仿号平台既要加强管理,运用技术手段及时识别,清理;也要通过合理升级智能算法推送程序,杜绝高仿号视频被推送至程序首页的情况发生;更要多方联动,补齐监管空白点,让高仿号无处遁形。
 
  高仿号骗局遍布网络
 
  短视频里的假明星号是高仿号的最新变形。
 
  根据顶象业务安全专家田际云的观察:前两年,微博最常见的是冒充专家或“股神”的高仿号,比如曾存在大量冒充经济学家华生的账号。随着短视频兴起,明星替代股神,成为人们欲望的投射对象,能够给予陪伴和赞美的假明星纷纷登场。
 
  不只名人,普通人的网络账号也会被高仿。
 
  网友张惠的朋友“MissX小姐”的微博账号,一日通过私信联系她,谎称人在国外付款不畅,让张惠帮忙垫付机票钱。该账号当天凌晨还发布了在罗马游玩的图片。因此,张惠没有怀疑,爽快垫付了13900元。直到发现对方发过来的还款转账截图是假的,她才意识到该账号是高仿号。
 
  记者调查发现,多地网友都曾遭遇微博好友高仿号私信诈骗。有的被要求垫付机票,有的被要求垫付行李托运费,看似不高明的骗局,却让人防不胜防。
 
  高仿政府部门,商业机构的账号也不在少数。
 
  “您的小轿车免年检期限即将到期,可在微信公众号线上年审。”福建泉州许先生曾接到这样一条信息,他根据短信提示,搜索到名为“福建车辆年检”的公众号,点击其中链接后被引导至一个网址,输入银行卡号,发动机号,卡密码及短信验证码后,被骗走2000元。
 
  一些账号仿冒金融机构,借帮助粉丝提升网络借贷借款额度等方式套钱。
 
  记者在小红书上搜索“支付宝”和“微众银行”,看到不少账号都打着支付宝或微众银行××经理的名号,并以相应官方商标作为头像。而且这些账号的回复语气都很“官方”,让人难以分辨。在新浪微博上,记者使用“微粒贷”或“借呗”进行用户检索,也找到了不少高仿号,一些账号的粉丝数量甚至超万人。
 
  行骗成本几乎为零
 
  “互联网时代什么最值钱?流量啊。”一名微博高仿号从业者向记者透露,做高仿号成本很低,只需做些复制粘贴的活,引流却很快,然后通过接广告,带货,卖号等方式把流量变现。“一个人有5~10个高仿号,月入超过5000元不是问题。”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部分高仿号呈现团伙运作,矩阵生产的特征。
 
  在某短视频平台上,一个名为“董事长马总”的虚假账号不定期发布马云的视频,该账号关注列表中的47人全部是名为“马总”“马老师”的高仿号,账号发布的内容也基本相似。
 
  这些高仿号集聚流量后,最直接的变现方式是接广告。
 
  记者以拜师为名联系一名高仿号操纵者,他说,当粉丝数量达到一定规模后,会有传媒公司上门要求“推一些不好听的歌”,并通过剪辑伪造出明星唱这些歌的视频用以播发。“60万粉丝的账号一首歌价格在150元到300元不等。”
 
  一些养成后的账号还可售卖。记者在一个高仿号交易平台看到,“假明星号”属畅销类型,一个66万粉丝的账号售价高达3万元。综合各平台的假明星账号来看,此类账号吸粉并不难,一个刚注册的新号仅发布8个视频即可拥有10万粉丝,几天变现数千元。
 
  直播也是高仿号快速渔利的一种方式。
 
  在一个名为“东歌”的语音直播间内,“假靳东”频繁向粉丝索要打赏和点赞。“弟弟最近在拍《第一次起飞》,希望姐姐多支持。是缘分让我们走在一起,每天拍戏回来我都会看你们的留言。”记者观察期间,随着主播的吆喝,140名观众送出700多份礼物。直播结束后的数据显示,主播获得17万点赞。
 
  直播要礼物只是第一步,有的高仿号还顺势做起直播带货。在某“假靳东”直播间内,主播推出茶叶,贵妇膏等产品,直播间观众大多为中老年女性,她们为了来之不易的“关爱”,纷纷下单讨好“明星”。
 
  高仿号不仅收割中老年群体,年轻人也成为围猎目标。
 
  “现在手机,平板电脑更新这么快,年轻人总有超前消费的需要。”有业内人士给记者“支招”,开个仿冒金融机构的号,专营提升“花呗”“借呗”“微粒贷”的额度,生意不错。
 
  记者看到一个仿冒“微粒贷”的微博账号,粉丝数量已接近2万,其中不少是“95后”和在校学生用户。该账号发布的微博内容大多是其帮助他人提升借款额度的截图和视频,一些借款额度甚至超过10万元。
 
  算法该升级了
 
  采访中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网络平台监管相对滞后,一个虚假账号即使被处理,用新的身份信息重新注册后就“又洗白了”。一些短视频平台的算法推荐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高仿号视频的传播。用户在观看一个高仿号发布的视频后,便会连续刷到类似视频。
 
  田际云表示,高仿号往往是批量制作的。一些犯罪团伙从黑市上购买网站和平台上的账号,身份等信息,进行注册,篡改,认证,利用群控,秒拨IP等工具批量登录,操控账号。高仿号发布的内容也可批量制作。一般是运用网络爬虫等工具,从被其仿冒的用户在媒体,微博,微信等公开平台发布的信息为基础,仿冒后同步发布。
 
  查处这些高仿号,仿佛是在“打地鼠”,打下一个,冒出另一个。尤其当这些虚假账号为平台带来日活跃用户数量甚至广告收入时,平台的态度就不可避免变得暧昧。
 
  “打击虚假账号有时跟业务增长需求相冲突,有的公司为了业绩,放松了管控,甚至还有个别公司为了完成业务绩效,纵容或主动去做虚假账号。”田际云说。
 
  业内专家说,高仿号精准找人要经过购买公民个人信息,筛选信息,持续追踪等过程。因此,相关平台须肩负起反诈骗的社会责任。在目前相关法律法规尚不健全的情况下,相关平台应在可能的范围内,建立起监督管理反诈骗的相关机制,对平台上的动态进行追踪,分析,并对网友进行提醒。
 
  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副教授高艳东建议,平台应运用技术手段及时识别,清理高仿号。同时,通过合理升级智能算法推送程序,杜绝类似假靳东事件的劣质视频被推送至程序首页的情况发生。
 
  当平台无法判断其内容是否涉嫌欺诈时,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或网络管理部门报告,并主动协助调查,同时,还可为网民提供举报平台,多方合力补齐监管空白点,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
 
  据新华社
文章关键词: 防不胜防 高仿 明星
相关新闻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