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子与麻雀


 
        陆超 摄 (作者单位:兴隆县人民法院)
 
        李科英
 
        在孩子学校附近有一处院落,房子是公公婆婆上世纪八十年代建造的。我在外地上班,爱人单位工作也比较忙,经常没有时间接送孩子,去年的时候就把房子收拾了一下,准备孩子开学了过去住。没想到今年遇到疫情,孩子一个学期也没有开学。天暖了,我们便在院子里养了花,种了菜。
 
        院儿里有一棵柿子树,长得非常高,属于那种拿着长竹竿也够不到柿子的那种高。每次去院儿里都能听到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声。不知道它们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反正每次去的时候,都能看到它们在柿子树上。周末的时候,习惯带着俩孩子去院儿里晒晒太阳,老公陪着孩子在院儿里浇浇花,翻翻土,我在树下洗洗衣服。不时有几只胆儿大的麻雀飞下来,孩子们高兴地追着麻雀来回跑。
 
        柿子又红了,最先熟的仍在树顶上。前几年不甘心,在树上靠了个大铁梯子,买了个长竹竿,在竹竿的顶端绑了一圈铁丝,铁丝的下端用布缝个袋子,想用它把柿子摘下来。可是想想要爬那么高的树,总有几分胆怯,后来果断放弃了树顶上的柿子。于是每年下雪的时候,光秃秃的柿子树顶上几个红红的柿子映衬着漫天飞雪,煞是好看。柿子红的时候,也是麻雀最多的时候,它们热热闹闹地在树顶上抢着最红的柿子,我在树下够不着干着急。
 
        久而久之,和这些小精灵也成了朋友。我洗衣服的时候,总有几只飞下来找水喝。那天,洗完衣服,我带着孩子们在院儿里玩耍。又一只口渴的麻雀飞下来,水盆里还剩下半盆水,它站在水盆的边缘伸着脖子去水盆里喝水。可是水位太低,它没有喝到,却一头扎进了水里。只见它拼命地在水里扇动着翅膀,吓得我大叫起来,幸亏10岁的儿子反应快,赶紧跑过去把盆里的水倒出来,那只小麻雀浑身湿漉漉的,拼命扇了扇翅膀上的水,一会儿便飞走了。回到树枝上,它叽叽喳喳地向我们叫着。儿子埋怨道:“妈妈,都怨你,你咋剩半盆水呢,要不你就别剩水,麻雀口渴了会另想办法,要不你就接一盆水,让它痛痛快快喝个够。”我虚心地接受了儿子的批评,后来洗完衣服,我都会再接满满一盆水,让麻雀喝个够。
 
        (作者单位:磁县人民法院)
文章关键词: 柿子 麻雀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