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赔偿款终于到位了”

       一起交通事故引发赔偿纠纷,黄骅市人民法院中捷法庭执行干警几番调解——

        “赔偿款终于到位了”
 
        李佳欣
 
        “赔偿款终于到位了,赶紧联系申请执行人到法庭领取案件款,咱们争取今天结案!”黄骅市人民法院中捷法庭执行干警马振刚前脚刚送走被执行人,就立马催促着书记员道。
 
        缘起一起交通事故
 
        2019年12月25日21点30分,张某驾驶电动三轮车由北向南驶入机动车道时,与正在该车道对向骑行电动自行车的孙某相撞,致孙某面部,耳部多处创伤,左侧上额窦外侧壁骨折,花费医药费用30000余元。
 
        由于事发现场没有视频监控,事故双方各执一词,交警部门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证明上载明:“经调查双方当事人陈述不一致,又无其他证据证实事故事实,致该道路交通事故形成原因无法查清。”随后,双方当事人虽私下多次协商,但始终在赔偿数额上无法达成一致。
 
        双方对簿公堂
 
        2020年8月,孙某一纸诉状将张某诉至黄骅法院,要求张某赔偿医疗费,误工费,伤残赔偿金,护理费等损失共计70000余元。
 
        黄骅法院受理该案后依法进行公开审理。由于案件涉及交通事故,却没有交警部门作出的事故责任认定,承办法官结合交警部门作出的事故证明等因素,确定原被告在此次事故中承担同等责任,因此判定被告张某赔偿原告孙某损失38000元,原告主张的其他损失因证据不足未予支持。
 
        判决书生效后,被告张某并未提出上诉,但却以经济困难为由拒不履行生效判决文书确定的义务,甚至将原告的电话都拉入了“黑名单”。
 
        初次做工作未谈拢
 
        苦等近半年无果后,孙某选择向黄骅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今年2月1日,该案进入执行程序,由中捷法庭干警马振刚承办。收案当天,马振刚便进行了网络查控,并向被执行人张某寄出相关法律文书。经调查,被执行人张某名下数个银行账户仅有存款不到300元,其名下也没有机动车和房产。“这些钱连案件款的零头都不够啊!”马振刚思索后,先后拨通了双方当事人的电话再次沟通解决方案。
 
        孙某是河南人,在黄骅某工厂打工,因工厂经营不景气提前放假。接到马振刚的电话后,孙某称由于数月没有经济来源导致生活压力很大,一再要求尽快拿到赔偿款。“钱一分都不会少要!”因之前与张某协商未果产生怨气,孙某情绪激动地强调。
 
        “我也是一肚子苦水,觉得自己很冤枉啊!那天我骑车逆行不假,但孙某一边骑车一边看手机,压根不看路,我停下车摁喇叭他都没有听见,自己撞过来的,他也有责任,而且我不是不给钱,是他要得太多,我实在拿不出……”张某接通电话后,开始诉苦。马振刚耐心听完张某的诉说后劝道:“生效判决文书确定的赔偿数额是你应该履行的义务,我会和申请人说明你的实际情况,但是法定义务不容逃避,你还是要赶紧筹钱,让申请人看到解决问题的诚意,也好争取申请人的理解。”张某连连称“是”,并表示会在次日给出回复。然而,两天过去了,马振刚却并没有等到张某的回话,拨给张某的电话也无人接听。相反,申请人孙某却是一天两个电话地催促着。
 
        两度家中探访仍无果
 
        2月5日,马振刚和同事驱车来到张某住所地,几经打听找到了张某的家。
 
        一下车,马振刚就被张某家的情景惊到了,四间低矮的土坯房,院里仅有一辆三轮车……门口的狗见到陌生人叫了起来,一位中年妇女闻声从屋里出来,她的视力似乎不好,看东西很费力。马振刚和同事马上亮明身份,随后便跟随主人进了屋。
 
        经了解,此人是张某的妻子,她说张某已经半年多没有回家,两人平时也不怎么联系。马振刚在告知其配合法院执行工作的义务后,离开了张某家。
 
        2月10日,农历腊月二十九,马振刚和同事再次来到张某家,张某依然外出未归。他们再次无功而返。
 
        强制措施显威力
 
        为惩戒张某逃避执行的行为,黄骅法院依法将张某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采取了限制高消费的措施。与此同时,马振刚将两次到张某家的情况以照片的形式微信发给了申请人孙某,并与其电话沟通,希望孙某考虑张某家的实际情况,适当让步以尽快拿到赔偿款,但孙某态度依旧很坚决。
 
        原以为事情会僵持很长时间,没承想2月16日事情出现转机。在家过节的马振刚突然接到了张某的电话,称其已经收到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和限制高消费的通知,但因打算春节后外出务工受影响,询问能不能尽快取消。见事情有了回旋的余地,马振刚趁机做起了张某的思想工作,督促张某筹钱给付孙某赔偿款。
        
        经过马振刚的劝说,张某当即表示愿意赔偿,但希望申请人体谅自己的难处,做些让步。见张某态度有松动,马振刚赶紧与孙某电话联系,劝说他从快速拿到赔偿的角度认真考虑,与张某协商解决问题。经过反复多次的沟通,孙某同意放弃5000元赔偿款,双方终于就赔偿数额达成一致意见。
 
        经过一周筹措,2月26日,张某将33000元现金交到中捷法庭,执行干警依法按照程序解除了对张某的强制惩戒措施。当天中午,孙某的委托代理人来到法庭代其领回了赔偿款。
文章关键词: 赔偿款
Baidu